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94

2019-10-29 14:31:57 吉林在线

打印 放大 缩小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94

  听到我的问题,周博笑了一下对我说,“这点就是你现在首要得学着的东西,察言观色。”
  周博看着我对我问到,“你真的以为我一进去的时候,只是给他们面子么?我们去之前,我们的公主被他打了,毕竟公主是在我们这里上班的,而现在被扇了一巴掌,作为这里的经理,怎么说都得给她讨个说法,要不谁以后还敢来我们这里,我当时只是在衡量他们背后有没有关系。”
  我冲周博点点头,但是我知道,周博说的会给那个公主讨回说法的原因是,他知道这几个人没有过硬的背影,如果他们之中有人有背景的话,那这又是两说了,我可不认为他会为了一份服务员而去得罪那些人。
  不过我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什么来,接着听着周博说。
  “看一个人,首要的是要看他的衣着,然后是他的谈吐,而刚刚在和他们说话的时候,我就已经在观察了,除了这些,还有一点不知道你注意到了没有,他们酒桌上绝大多数都摆着的是啤酒,而且很多都是我们这里最便宜的,这点就至少能从一方面证明他们不是那种富贵之人,当然这不是我们势力,而是我们做这行所必需的。”
  “嗯。”我冲周博点点头,然后皱着眉头问他,“他其实今天也没犯什么大的过错,打断了他的一条腿,是不是有些太狠了,而且没有什么麻烦么?”之前,在那个包厢的时候,那个人的惨叫声,和他痛苦的样子,我都还历历在目。
  “这个嘛,只要对方不是背景特别大的,一般都没关系的。”周博对我笑了一下,“每年东哥都必须得去孝敬那些上面的人的,拿了东西,他们自然得帮我们平一些事情,要不还真当他们是白拿着东西呢。”
  “嗯。”这个我也隐约知道一些,自古黑白就是不分家的,一般开娱乐场合的,都多多少少的得把这两方面都给处理好了。
  如果上面没人的话,也不可能来做这一行的,更别说曹维东这本来就是走的黑道的。
  “暂时就这么多了,没事多学着点。”周博拍拍我的肩膀对我说,“好好干,我天天也累啊,还指望着你能快点出来帮我呢”。
  “嗯,博哥,我会努力的。”我对他说。
  “好啦,我回去休息一下,有什么事了告诉我呢。”周博伸了个懒腰对我说,这个时候,他身上的那种戾气完全没了,就似乎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
  看着现在他这稍微有些懒散的样子,怎么都想不到他会是和刚刚那个,残忍的让手下去敲断别人的一条腿的,是同一个人。
  看着周博的背影,我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其实虽然我一直表现的都很平淡,但是我的心里却早已涌起了惊涛巨浪。
  可以丝毫不夸张的说,今天这件事对我的影响很大,毕竟我真正的意义上,还只是个高中生,虽然以前也有过小打小闹,但是那如果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的话,都只是教训一下,远远达不到打断一条腿的地步。
  毕竟如果腿真的断了,这就算是一辈子的事情了,这个伤会一直跟着你,而青少年癫痫要怎么办?周博,他在见到那个人之前,绝对不会认识他,更别说和他有仇了,就因为这么一点点事情,就打断了那个人的一条腿……。
  这种处理方法,从周博刚刚的表现,再到那些保安下手一点点都不留情,甚至表情都见惯不怪来看,他们应该经常这样做……
  这,难道就是这个地方的法则么?
  一直到了晚上的时候,都再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了,只是一点点小矛盾,周博去很轻易的就解决了,当然,他在办事的时候,我一直都跟着他。
  一直到到12点左右的时候,周博突然告诉我说我们可以下班了。
  “下班?我皱着眉看着周博,怎么会这么早就能下班了呢,要知道原来我做服务员的时候,可是要待到晚上两点多的,因为这家KTV是要到晚上2点才关门的,而现在这才是十二点。
  周博对我解释了一下,说我们这里一般最火的时候是晚上八点到十一点,一般到十二点左右的时候,人就回的差不多了,所以没必要把所有的人都留在这里。
  像我们这种经理和主管,也算是一种特权吧。
  只需要在我们值班的时候,在这里呆到清场就可以了,而平时的时候,十二点左右就可以走了的。
  这种规定,倒是很人性化。
  我下去的时候,告诉了胖子几个一声,说我今天晚上会回的早点。
  其实这么久都习惯了每天和他们一起下班,一起去叶蓓蓓家店里吃饭的,而且今天按理说本来应该等他们的,可是无奈,叶蓓蓓在家里等着,她还特地的叮嘱过我让我早点回去的。所以只能和胖子他们几个说抱歉了。
  不知道叶蓓蓓那个小丫头现在在家里怎么样了。
  胖子他们听到我说完之后,有点羡慕的说,他们要是能回的那么早就好了,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假装难受了一小下,然后胖子又眉飞色舞的说,“还好今天晚上能有叶蓓蓓和小若陪着,而且去了就不用怕我抢风头了。”
  看着胖子那眉飞色舞的样子,我没有告诉他们叶蓓蓓现在已经在我家住了。大概是出自于一种不好意思吧,毕竟我之前还信誓旦旦的说过,我和叶蓓蓓只是普通同学的。
青少年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宋体;font-size:14px;line-height:24px;background-color:#e5e5e5;" />  而且还有一个原因,告诉了他们,他们指不定脑子里又在瞎想什么呢,然后胖子那个大嘴巴肯定会到处乱说的。
  收拾完了之后,我走出KTV,也是一身的轻松,往常这个时候我应该还是在值班吧,在出门的时候,见到了很多服务员都向我打招呼,我也一一点头微笑的回应。
  毕竟通过之前的那一架,在加上曹维东的特地宣传下,我已经成了我们KTV的正面的典型,而且我现在的位置也是主管了,他们见了我打招呼也算是正常。
  可是在我刚刚出门没几步,我在门口马路上的一个长凳上,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庞,我操,叶蓓蓓怎么来到我们这里了!
  在我面前的,正是叶蓓蓓,她现在正在用手拄着下巴,在昏暗的路灯下,她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抬头看着夜空,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坐在我们KTV门口不远处的凳子上,任谁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的。
  不过我皱了一下眉,然后迎了上去问叶蓓蓓道,“蓓蓓,你怎么来了?”
  叶蓓蓓看到我之后,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些笑意,“我在等你啊,我一个人在家里,然后觉得没意思,想买点水果回去,但是出来了之后,才发现,我没有你家的钥匙,所以就来这里等着了啊。”说到最后的时候,叶蓓蓓脸上的表情已经变成了不好意思。
  我也看到了,在她的旁边,放着两袋水果。
  她没我们家的钥匙,我也不能怪她,“你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么,我给你送过去,或者你可以进去找我啊。”
  叶蓓蓓有些委屈的说,“我怕,我怕打扰你工作啊。”
  听到叶蓓蓓说这话,我突然一阵的感动,语气也放的平缓了很多,“傻丫头,来了多久了。”
  “我啊……,才来。”叶蓓蓓听到我问这句话,眼神有些不知道应该看向哪里,有些支支吾吾的说道。
  她的话,我当然没信,一看叶蓓蓓就是不经常说谎,表现的这么明显。
  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听到她这很明白的谎话,我突然有些不知所措了,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对她说,甚至原本的那些要远离她的话,也变的苍白无力起来。
  叶蓓蓓,她本来应该应该是白富美的,会有很多人喜欢,很多人追求的,在她家里,会有很多的荣华富贵等着她去享受。
  可是她把这些全部都抛弃了,甚至不惜和家里吵架来陪我。而我呢,因为上班,不能陪着她,反而把她一个人丢在那里,是我愧对她吧。
  “回去吧。”沉默了片刻,我轻轻的对叶蓓蓓说。
  “嗯。”叶蓓蓓对我点点头,似乎是怕我生气,没敢抬头看着我,我想对她说点什么,但是最终只是动了一下嘴,没能说出来。
  我转身向前走了过去,而叶蓓蓓则在后面跟着我,路灯下,把我们的影子拉的很长,一高一矮。
  因为这里距离我家不算太远,走路的话,大概需要二十多分钟,如果打车会快一些,但是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车很少,与其等车的时间,我们还不如走了回去呢。
  “蓓蓓,你吃饭了么?”走了一会儿,我向她问到。叶蓓蓓听了我的话,对我摇摇头,“没有,你不在,我一个人也不想吃,再加上我晚上一般都是不爱吃饭的。”
  “你从早晨到现在都没有吃饭?”我看向叶蓓蓓,得到的是她肯定的答复。
  “我带你去吃饭。”我皱起眉对她说道,现在已经很委屈叶蓓蓓了,在最起码的温饱上得把她照顾好吧。
  “不用了,我平时也不吃的。”叶蓓蓓对我说。
  “不行,听我的。”我斩钉截铁的说。
  看到我固执的表情,叶蓓蓓也没有再坚持,她知道,我我性格,决定要带她去吃饭,就肯定要去的。

  在回我们家门口的一路上,这个时间的大多数店面的都已经关门了,只有两家还在营业,其中一家是叶蓓蓓她们家的店,另一家则是一家店的规模不算太大的餐馆,是一对退伍了的老军人开的,档次要比叶蓓蓓家的要差很多。
  叶蓓蓓家饭店是综合类的美食楼,里面既有有高档次的消费,也有低档次的,总共有四层,在一楼是一个大厅,所有的人都能在里面消费的起的,面向于大众。
  而上面的几层楼则是专门给那些有钱人设置的包厢,据说上面消费不菲,在他们家饭店下面经常能看到各种类型的豪车。
  本来我平时吃饭都是去叶蓓蓓家饭店的,但是由于她现在在我身边,而且还是离家出走过来的,自然不能带她去了,去了那不是自投罗网嘛,所以我们选择了去另一家。
  我带着叶蓓蓓过去的时候,这边的人不算太多,地方也比较不干净,和叶蓓蓓家的比,他们这里也就能算是个饭馆吧。
  现在这个时间,他们这里自然不会有叶蓓蓓家那边那么火了,不过也有好几桌客人。而且这些客人一般都是二十岁左右,身体非常壮实的汉子,穿着也比较朴素,应该是属于是在这周围打工一类的。
  我只是粗略的在这里扫了一眼,其中的一个汉子,特别显眼,他的身高很高,虽然坐着,但是也能感觉到,至少能有一米八五左右,胸口的衣领开着两颗扣子,露出里面硕壮的胸肌。
  而我们一进去的时候,我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店里原来坐着的人,都把目光看向了我和叶蓓蓓,当然看向我只是顺带的看一眼,更多的是停留在叶蓓蓓的身上。
  毕竟叶蓓蓓算是倾国倾城的大美女了,而且最关键的是她身上带有的那些清纯,和那种柔柔弱弱,在这晚上,对所有的男人都是致命的诱惑。
  你可以试想一下,满屋子都是年轻而又饥渴的男人,然后突然进来了一个祸国殃民的大美女,那些大汉们的表现。
  一束束目光毫无忌惮的放在我们身上,甚至叶蓓蓓都稍微的往后退了两步,我感觉到叶蓓蓓抓住了我的衣角,我转过头,冲叶蓓蓓点点头,示意她不要害怕,有我在。
  这些家伙,应该只是因为太久没看到叶蓓蓓这种级别的美女的,再加上现在就我们两个人,而他们有这么多的人,所以他们心中才没有什么顾虑的看着吧。
  不过,看规看,在有一个男人的前提下,他们我还真不认为有胆子敢直接上来的。
  我们随意的找了一个靠近角落的桌子前停了下来。
  不过紧接着我皱了一下眉,在桌子上我甚至看到了很多油腻,我找了一张纸,给叶蓓蓓擦了一下然后才让她坐了下来。
  这个环境,确实真够差的,我粗略的扫了一眼菜单,发现这里最大的一个好处,就是便宜,一碗面五块钱,叶蓓蓓家同意的面,十块。
  其实这种场合,要是放在以前,我倒是很愿意经常来,毕竟我家境不算很好,能省点就算点了,不过我一个大男人是没什么,怎么着都随意,但是现在叶蓓蓓在我跟前,她养尊处优惯了,我怕会委屈她。
  不过我看向叶蓓蓓,她倒是很大方的就坐下来了,没有在乎这里的卫生条件不好,不过眉宇间因为周围的人的目光,她还是稍微有些胆怯。
  我们随意的要了一些吃的,而这家店的速度也确实很快,短短的十分钟左右,就已经把饭上来了。
  由于这里的男人们都在大声的谈论着,所以我们俩都不约而同的想要快点吃完离开。
武汉什么医院能够治好癫痫病呢?ground-color:#e5e5e5;" />  但是在他们的话中,还是隐约的传来一些,传到我的耳朵里,似乎,他们都是一伙的,在这里今天在等某些人来解决恩怨,而之前我注意到的那个大汉,果然是这些人的首脑,我听的所有人都叫他云哥。
  对这些东西我是一点都不在意,没想过要插一手,今天似乎是进狼窝了,我只想早点离开这里,他们要做什么,关我什么事。我可不像那些人没事喜欢看热闹,小心把自己搭了进去了。
  我专心对付着眼前的这碗面,这家店铺的味道一般般,但是份量确实很大,叶蓓蓓自然是吃了两口,就吃不动了。
  女孩子的胃口小,再加上叶蓓蓓本来就是天天想着要减肥的。
  就在我们准备结账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阵声响,而店里原来的声音现在也全都突然间安静了起来,我皱着眉头抬起头来。

 只见门口又走进来了几个人,而这店里的人,现在都看着他们。看着他们,我突然笑了一下,这几小子和我也算是老熟人了,带头的那个,不正是当初在KTV和我起矛盾的人么。
  这应该算是我们的第三次见面了,第一次是在KTV,当初他们有人喝醉了想要进叶蓓蓓的包房去占便宜,被我给轰了出来。第二次是那个晚上,他们带着人来找我报仇,也是那天晚上他们让我认识的旭天阳,和旭天阳算是不打不相识吧。
  而今天,居然又能在这里遇到他们。
  看着他们进来,我倒是又稍微有了一点点的兴趣,没有着急的走,示意了一下叶蓓蓓稍安勿躁,看看这里究竟会发生什么事。
  毕竟在之前我和叶蓓蓓吃饭的时候,就已经听他们说了,会在这里解决一些恩怨的,而现在看着情况是,难道这些人是为了他们几个?
  因为我当时特地的选了一个角落里的位置坐着的,再加上刚进来的这几个人,他们的注意力,全在这里吃饭的大厅的那些人身上,所以武汉看癫痫有哪些好医院没注意到我也在这。
  “哎哟,朱峰,还真的来了啊,还以为你们不敢来呢。”一看到他们进门,就有人冲他们说道,话语中有些带着几分嘲笑。
  我注意到了,说话的正是我刚刚看到的那个叫云哥的。
  “呵呵,有什么不敢的,不过今天,居然叫了这么多的人来,还真看得起我们哥几个啊。”叫朱峰的那个小子听到他的话,愤愤的说到。
  说完后看都不看他们的,直接坐下,大喊了一声,“老板,来五碗面。”
  “峰哥来了,自然得好好招待一下,人少了,我也不好意思啊,哈哈哈。”这个叫云哥的笑道。
  “哼,一群小丑。”这个叫朱峰的冷哼道。
  听到朱峰的冷哼,那个叫云哥的显然脸上的表情也变了,“你小子倒是还挺嚣张啊,旭天阳还在的时候,你们一个个的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可是现在呢,他不在了,还这么装B?我看你就乖乖的听我的话,叫声大哥就放了你,怎么样啊,哈哈。”
  听到他笑,这个叫朱峰的家伙,冷冷的看着那个云哥说,“就你,说实话,仗势欺人的家伙,还真没被我看在眼中,简单点,你不够格!”这个叫朱峰的小子也算是毫不留情了。
  “是么,我不够格?到了现在这个份上,你还能嘴硬?”对面那个叫云哥的家伙,听完他的话,脸上也抽了一下,一下站起来盯着他。
  “呵呵,当初阳哥在的时候,你是废物,现在还同样是废物。”
  我叹了口气,现在不知道说这个朱峰他是好汉呢,还是应该说他笨,明显的现在已经没旭天阳,对面不鸟他了,而目前的情况是,他们只是四五个人,而对面有十几个呢,居然还敢这么说话。
  真特么SB。
  “你特么在说一声。”朱峰沉着脸说到。
  从一开始进来,那个叫朱峰的家伙就冷嘲热讽的,这小子忍了半天,显然怒了,现在听到朱峰这样说,更是火冒三丈的看着他。
  而随着云哥站了起来,这屋子里的所有的人,一下子都站了起来,面露狰狞的看着朱峰。
  而那个小子,看到对面来真的了,脸上也终于露出了一些怯意,但是现在的这个情况,他刚刚说已经出来的话,在因为对面的一句恐吓而回头,就真的显得有些懦弱了,这个朱峰大概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咬咬牙,最终说到,“我说你是废物,怎么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已经小了很多,明显是有些害怕了。
  “好,哈哈。”听到他说话,这个人怒急反笑,“让你嘴硬。”他说完脸上闪过一丝狰狞的神色,居然直接说了一声,“给我干他们……。”
  他的话音刚落,他后面的那些人就直接的冲了上去。
  对面只有五个人,自然不是他们的对手,只是片刻之间,就被打到在地……
  后面,可以说是惨不忍睹了,朱峰他们没有一点点还手的余地,看到打的差不多了,这个云哥才示意他们停手,然后看着朱峰,“记得,旭天阳不在了,我现在就是老大,你特么的不服软,我见你一次,揍你一次”。说完他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液,然后扬长而走。
  他走了,他的那些小弟自然也跟着他离开。本来就这么多的人一走,店里一下就变得空荡荡的了。
  过了大概有个两分钟,他才从地上扶着桌子爬了起来,脸上有着不少的血污,但是能看的出来,伤的并不算重,那些人,大概手下留情了吧。
  而也是现在,他才看到了角落里的我,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似乎是这个样子被人看到了让他觉得很丢人,他冲我吼了一句,“看什么看,没见过人挨打啊。”
  看着他满脸的郁闷,我笑了一下,“喂,小子,我请你喝酒。”说完又冲老板喊了一声,“老板,拿一箱啤酒。”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 癫痫病能治好吗 癫痫病能治愈吗 治疗癫痫的医院 癫痫病的最新治疗方法 北京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癫痫病的治疗 治疗癫痫哪家医院好 癫痫病可以治好吗 治疗癫痫病 癫痫病是怎么引起的 青岛癫痫 天津癫痫病医院 青海治疗癫痫病医院 天津癫痫病专科医院 南昌癫痫病专科医院 贵州癫痫病专科医院 诊断原发性癫痫
友情链接:顶级娱乐场  银河娱乐场  金沙澳门官网  澳门赌城  澳门新葡京官方网站  澳门永利官网  澳门赌城官网  银河网址  澳门网投官网  葡京官网  澳门皇冠  澳门威尼斯人  澳门赌场官网  澳门永利赌场  澳门赌场网址  星际官网  网投官网  网投贵宾厅  金沙官网网址  皇冠官网入口  美高梅官网网址  金沙官网  威尼斯人网址  牛牛网站  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赌厅  澳门赌场网址/a>  永利集团    金沙网站  威尼斯人官网  金沙网址  永利网站  新葡京官网  威尼斯人官网app  永利官网  威尼斯人  葡京官网  永利官方网站  威尼斯人  金沙网站  永利集团  永利网址  金沙棋牌  永利网址  金沙国际  金沙澳门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  新葡京官网  大澳门赌城  金沙澳门网址  威尼斯人官网  葡京官网  澳门赌城网站  金沙澳门赌城  威尼斯人开户  新葡京官网  银河赌城  澳门赌城官网  葡京官网  大澳门赌厅  金沙澳门  葡京官网  赌场网址  金沙网址  银河官网